来源:《意林(原创版)》2018年第05期 作者:张佳玮;
选择字号

我在爱情里吃过最美妙的东西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正>以前认为,夹肉的馍,就是一个面疙瘩,还怪这馍火候不对:哎!师傅这个焦了吧!——师傅立时满脸晦气状,现在想,当时他们心里,不定怎么咒我呢。后来被西安朋友上课:馍馍要九成面粉加一成发酵的面粉,烤个"虎背花心儿"状,黑黄白参差斑斓,才酥才脆才香才嫩,才配得上腊汁肉;吃肉夹馍须得横持,才能吃出连脆带酥的鲜味,不辜负了好馍好肉汁。一开始吃,当然总希望肉夹馍里,肉夹得越多越好。本来嘛,这类面粉夹馅,不都该这般吃吗?金枪鱼三明治如是;馒头卷红烧肉如是;夹心饼干如(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