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意林(原创版)》2017年第12期 作者:刘墉;
选择字号

母亲的金戒指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正>每次上坟,跪在母亲的墓碑前,我都想:下面那个铜盒子的骨灰中间会不会有个黄澄澄的金戒指?从我有记忆,母亲左手无名指上就戴着那个金戒指,每次有人间她是不是结婚戒指,母亲都摇头:"我才不戴结婚戒指呢!你瞧!我先生戴吗?他不戴我干吗戴?"也听人笑说是逃难时戴的,母亲又猛摇头:"有谁这么笨,戴这么大的金戒指逃难,等人抢?"母亲的金戒指确实够土,圆圆粗粗厚厚,显得有点突兀,好像存心把一大块黄金戴在手上。(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