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意林(原创版)》2017年第11期 作者:亦舒;
选择字号

我在落雨之城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所未返,家务助理请我人内,去斟茶,正挥汗打量客厅布置,忽然下雨了。雷雨风拍打竹帘,一阵凉意夹着白菊花香袭人而来,没头没脑,使人沉醉。刹那间,愿在星州终老。据说,几乎每日傍晚都这样下雨,暑气尽消,大人小孩可安然入眠。每到一处地方游玩,开头,总是为名胜古迹,风土人情,可是渐渐什么都淡却遗忘,只余雨景印象深刻。威尼斯在下雨之时圣马可广场会浸水,当然因为河水泛滥,可是整个城市在陆沉也是原因。不能在这个地方谈恋爱真是老天无眼。挤在檐篷下等天放晴已是一个节目,雨几时停?没有人知道,如果你喜欢身边那人,又何必介意。四月份巴黎蒙玛特山上的春雨也予人同感,细如油,在雨中走好几个小时头发才会润湿,不必多加防范。不知为什么,老有种下雨天较喜欢多雨的地方。nii像伦敦,终曰下雨,雨衣雨靴变成日常穿着,公园树木草地碧绿,衬着灰紫色天空,游人名正言顺地伤春悲秋,乐不可支。哪天天公开眼,透出一丝金光,似得到天大赏赐,普世腾欢。由此证明,本来是你的,可是先夺去,后来再还你,也叫你感恩不尽,多厉害。曼彻斯特是我读书的地方,记忆中仿佛没有晴天。说也奇怪,我竟完全不介意,渐渐也不打伞,只戴一顶......(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