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意林(原创版)》2017年第08期 作者:蔡澜;
选择字号

蛇宴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金宝兄到中山打高尔夫球,"、约我-齐去。“你知道我不打球的。”我说。“来絲酿了。”p万金宝兄说过,他在中山有位友人,极豪爽,每次他上去打球,必招待丰富之晚餐,香、港吃不到的細。 往九龙中龍,乘双体船,-百九十块的船票,因为假期关系,被黄牛炒到三百五十块-张。黄牛餅事,齡天的娜社会还是存在,供与求的需要,倒认为合理。-个树倾抵达。客人入闸及出口,都争先恐后,带了一大堆东西,有逃难的感觉。 人闸管理局的官员,慢条斯理地看证件。此人长得脸青青的,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长头发,瘦削,一副金丝眼镜,吊儿郎当的,但看得出一股杀气。每本护照都像审死官一般地检阅。 才七个人,足足等了四十五分钟。在内地旅行,最好别约人等待,否则急死。我把一本带来的书翻来看,要等多久就多久,反正来了,预定一大堆时间,让他来耗好了。 另一个海关人员大概看不顺我那种安逸的态度,前来查问我看的是什么书,我早预有此招,以书本之,是一本内地出的简体字明朝随笔。此人没话说,走开了。 终于走出来,再乘二十几分钟的士,才能到中山市内。 金宝兄友人之屋,大得离奇,一共有三层楼。主人住香港,这一家是......(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