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意林(原创版)》2017年第08期 作者:于青;
选择字号

廉价的复仇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件毛衣的标价由499元变3为299元时,我们会毫不犹豫地买下它——同时对原价299元的毛衣视而不见。当一双可买可不买的鞋子在品牌官网以3折出售时,我们会狂点鼠标争先恐后地买下它——完全忽略那些堆满鞋柜的浮夸而糟糕的打折款。我们会为了买更便宜的东西“烧”掉本已不多的工资,会为了“11?11”那些标着半价的非生活必需品刷爆信用卡。我们在便宜货和打折品的海洋里狂欢,毫不吝啬地奉献着对便宜货的爱。然后,我们会找尽理由 为自己开脱。其中最好用的一条是:之所以喜欢买便宜货,是因为我们赚得少。 我们为什么赚得少?一个残酷的、完美体现因果报应的根本源头是,因为我们太爱买便宜货。 众所周知,消费社会的形成与大工业时代有关。19世纪末,主要的资本主义国家开始大规模机器生产,机器产能占国民生产的大半。工人不再需要掌握全部技术,只需要将大机器生产的环节拆解开来,每位工人只负责一小部分,并在一天中无限重复毫无技术含量的枯燥动作。 通过压榨劳力的方式,大量麟s誠社喊射供人选择。越来越多的“奢侈品”走下神坛,成为寻常百姓家的日常消费。 于是,美国很快成为全球最 “消费共......(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