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意林(原创版)》2017年第08期 作者:谢宁远;
选择字号

倾尽余生讨你欢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丨】 ;^下来整个高中时代都很沉@默,像变了个人似的温梨如愿考上了k*_装断系,而连本科线臟___于独自回来,他随身就两样东西:当初她送的单反,以及书屿爸的骨 深夜的巷a,腿在灯下-把使劲拥抱住他,听着-贯冷静的他大哭,就在这里,上完德语课回家的他温顺地被她挽着胳膊,仿佛还是昨天。 原来启程去云南时,书屿爸已是肝癌中期,这位不服输的物理老师不甘心将为儿子准备的一生积蓄花在治疗上,于是瞒着书屿,想等高考完再说,谁知他的病江河日下,最终没撑到六月。 他在他们从小一起走过的潮湿走廊里捏住她的肩,牙齿打着寒战说:“温梨,我欠你一句对不起。” “白书屿,你听好了,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你永远别对我道歉,无论你在哪里,干了什么,我都无条件原谅你,因为……你是白书屿啊。” 很长一段日子,他都不肯出门,窝在家里昏睡,发呆,颠倒日夜地看摄影书,沉默地抱着相机拍很多很多失焦的照片。 她为了安慰他,陪他坐火车去南方城市旅拍,两个人,半个月,全程硬座票,他像小时候一样拿自己的大腿给她当枕头,望着她安稳的睡颜,他忽然明白,尽管她不学无术,爱吹爱侃,有时疯狂得不像......(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