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意林(原创版)》2017年第08期 作者:李峥嵘;
选择字号

十岁那年,第一次交到了朋友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岁以前,我是那个最乖也踢。我只能等他们玩够了,闹够 1最受欺负的小孩。上学第了,再重新扫一遍,从垃圾桶捡 一天就被吓跑了。我年龄最小,个子却最高,被安排坐在最后一排。课间,一个女生冲着我轰炸了一轮车轱辘话,声音又高又尖又细。我听不懂,但是本能地知道是脏话,我被如此直白的脏话吓傻了。在第二节课上课铃敲响之前,我贴着墙根逃走了。很快我学会了普通话和方言,学习又好,所以我的主要任务是挨着最调皮的男生坐。 南方经常下雨,父母认为带雨伞会让我夹手,所以我是班上唯一一个戴大斗笠上学的。下课时男生把我的斗笠当成杂耍的玩具,扔来扔去,大声地唱:“大头大头,下雨不愁,人家有伞,我有大头。”做值日,搭配给我的当然也是最调皮的男生。我一个人扫地,他们把垃圾当足球起我的斗笠。 有一天,我对最受欢迎的文体委员和她的朋友怯怯地说: ‘‘可不可以跟你们一起回家?”文体委员说:“看你够不够胆子了。”她们带我走了一条小路,几块木板摇摇晃晃地架在一条小河上。她们笑嘻嘻一路狂奔过去。我望着震动的木板,一阵头晕,但还是鼓起勇气踏了上去。每走一步,脚下都在摇晃。我闭着眼睛,手脚并用,一步......(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