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意林(原创版)》2016年第11期 作者:吾玉;
选择字号

别笑我簪花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b@tl年近五十子里住了,据说在图书馆位老阿姨,姓邝,工作,每天一个人上下班,独居,无儿无女。 她是怎么在小区里出名的呢?因为她独特的穿着和打扮,确切地说,是每天脑袋上戴的那朵花。这花也不是小小的一朵,而是碗盆大小,艳丽绽放在脑壳顶上,老实说,看起来是有些滑稽的。 但无论别人怎么议论,邝姨都不为所动。都说稚子无畏,可不,第二天黄昏时,邝姨下班归来,坐在院里喝了杯酸梅汤,沐浴着金色的夕阳,眯了会儿眼。 几个孩子趁大人们没有注意到,悄悄聚到了邝姨旁边,你推我,我推你的,最终齐齐伸出了手——是的,邝姨头顶上那朵刺绣大花就这样被扯了下来,时光仿佛凝滞了片刻,下一秒,院里响起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 大概所有人都被吓到了,从未见过邝姨失态成这副模样,她捂住头顶,惶恐泪流,但已经晚了,每个人都看到了,看到了她那朵大花遮掩下的“真面目”。 光秃秃的一片,头顶中央寸草不生,露出一小块白森森的头皮,骇人而诡异,就像《神雕侠侣》里的裘千尺一样。 邝姨抱着脑袋哭,毫不计形象。邝姨的故事直到这时,才在泛黄的夕阳中被众人知晓,那是先前一整个院子的人都猜想不到的过往。原来邝姨......(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