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意林(原创版)》2016年第11期 作者:蒋方舟;
选择字号

不能偏离这么多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个老师很讨厌《南方周末》,每堂课上,他会把当天的《南方周末》打在幻灯T片上,让大家挑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他自己会挑很多毛病。那门课的期末作业,是让每个人写对于南方系报纸的评价。 我把南方系写得很“别有用心”,很“说一套做一套”。老师觉得写得很好。 突然,某一个瞬间,我从得意中清醒过来:我当然骗过了老师,骗过了大家,对于我不赞同的价值观也可以收放自如、如鱼得水。那么,什么时候,我骗过了自己该怎么办?这恐怕只有一步之遥而已。我发现成为他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就像阿拉斯加犬,它在雪地中会一点一点地偏离方向,到最后可能偏离180度方向,而坐在雪橇上的人对此一点知觉没有。变化一点点累积,我们也一步一步变得不像自己,或者变成自己不喜欢的人,甚至是自己所反对的人。 “记录本身,即已是反抗”,因为一个人短暂的一生,.真正能够反抗、改变、推翻的东西,其实是很少的。甚至,倾其一生,可能连身边的某一个人都无法去动摇。能做的,恐怕就在行过的地方都留下记录,如同阿拉斯加犬在雪上留下的痕迹,任何一点偏离、倒退和陷落都清清楚楚。 有一天,看到这条留下痕迹的轨道,会提醒自己:不......(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