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环球人文地理》2017年第23期 作者:邹汉明;
选择字号

说槜李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这几年,嘉兴的风雅似乎是小资的“青帮”们养菖蒲、编菖蒲志之余,去一个谈狐说鬼兼做生意的地方,自我感觉良好地坐谈并兼啖一番槜李——这实在让我遐想了一番。 槜李是别处所无的一枚小果,从前产自寺院,其中以嘉兴西南角新丰净相寺所产最为著名。槜李的故事很有一点神秘色彩,据说八粒一斤为极品,民国时值银洋一枚之价,这足见它的珍贵。但一斤超过八粒或少于八粒,大抵也就值两角银洋了。所以,槜李这种名果,并非越大越珍贵,它需要大小适宜,模样周正,换言之,不大不小,圆滚壮实,一斤正好八粒,才够档次。 《春秋》记载和西施传说 从前我在乡村中学教书,每到当令的时节,总听人说起离我不远屠甸所产的槜李,可怜我馋水直流,却一枚都未见之。按,屠甸在桐乡东南角,与嘉兴的王店地近。古之槜李一地,大抵与之紧邻。但桐乡的槜李,终究不成气候,根基也不深,据我翻查资料所得,桐乡屠甸引种槜李品种,不过是太平天国以后的事。我有记忆的是画家朱梦仙氏在老家屠甸旱桥头辟地为园,引种并撰成《槜李谱》之后,桐乡槜李遂得以闻名嘉兴。又,朱梦仙与上海的渊源颇深,通过这层关系,槜李又得以在沪上闻人中交口称誉,才略略博......(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