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环球人文地理》2016年第23期 作者:寂静的单车世界;丁艳飞;沈瑛;庄艳平;
选择字号

中俄边境骑行记 从中国最北端到最东端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金秋9月,阿寂和阿静夫妻结伴骑行,从中国最北的漠河出发,一路沿着中俄界河黑龙江,南下骑向中国最东的抚远县。而阿静刚刚学会骑单车,对她来说,路上的一切都充满了挑战。 长达1900公里的旅途中,他们经历了零下低温天气,常常被冻得彻夜无眠,惨遭瓢泼大雨的“洗礼”,在黑瞎子岛还遭遇了7级强逆风……不过,他们也饱览了北极村、额木尔河、兴龙大峡谷等令人惊叹的美景,感受到浓厚的异域风情和当地人的善良、热情。 在东北迷人的金秋悄然来临之际,阿寂骑完了滇藏线,如约与我会合。我们从中国最北端漠河出发,一路上与中俄界河黑龙江、大小兴安岭、三江平原为伴,骑行1900多公里,到达中国最东边的抚远县,完成了中俄边境骑行路线。 途中,我们经历了各种磨难,却也饱览了北方边境醉人的秋色,邂逅了充满异域风情的黑河市、恐龙之乡嘉荫县,偶遇了全世界最小镇乌苏镇。缓缓流淌的黑龙江承载着我们的故事,日复一日地向大海集结…… 我们是一对夫妻,阿寂和阿静,两人因为一句“拿买车买楼的钱去环游世界”而走到一起。阿寂,身兼多职,作家、摄影师、登山教练、帆船教练、单车旅行家;阿静,80后的独生女,单......(本文共计10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