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环球人文地理》2016年第19期 作者:沈念;
选择字号

东洞庭湿地棱镜中的鸟影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夜色入冬,薄雾拂卷,阒寂覆盖。穿和世界自然基金会组织的第四次长江中下过村庄,翻上长堤,东洞庭湖近在游水鸟调查,以巡湖、监测为主要任务。 咫尺。 东经110度,北纬30度,是东洞庭湖的主坐标。这一经纬度上的冬天,湖水退去,广袤的湖洲一片苍茫,一坦平洋的湿地齐整裸露。风凌厉地吹刮着,耳畔冒着飒飒的声响。在有据可查的档案记录里,这个湖一年年做着“瘦身”运动。在卫星地图上,这是一片蓝色的大地血液,在巨大的动脉血管中汩汩不息地流动。水所能打开的想象不知不觉消逝,向往的终点是叹息声起处。 自然与人之间的矛盾,在这个物质化“满血”的年代,没有谁一下子就能解开紧紧纠缠的“结”。这个“结”包裹着形形色色的利益,还有各式各样的伤害、遗忘、抛弃。这个湖所承载的往昔与美好,达海通江,气象万千,伴随飞鸟的漂泊、流浪、冒险而变得破碎与脆弱。“南渡北归”,既是生死契阔的相守,又何尝不是一场生死离别的演出。天空书写着一行鸟的语言: “是迁徙,也是消逝。” 深入七星湖的水鸟调查队 2015年元旦刚过,我就跟着环洞庭湖越冬水鸟调查组进入湿地的腹地,让自己与候鸟约会之梦成真。这是国......(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