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环球人文地理》2016年第19期 作者:赵荔红;
选择字号

在马尔康,在土司官寨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在从松潘前往马尔康的车上,卓玛与今是十月,叶子变得火红,沿河开放,灿我并排坐。她说卓玛在藏区是个很烂如花。听说我此行不去金川,他就连连 普通的名字,十个女子中就有一个卓玛,而我的记忆中仅是阿来《尘埃落定》中的那个卓玛,幽闭于宽大、阴暗、神秘的石头房,影影绰绰,代表一个家族和一个时代的终结。如今,湖蓝色的车窗帘半拉上,卓玛裹着大红羊毛头巾,阳光下鹅蛋脸红扑扑的,两只金色大耳环随她身子的俯仰而晃晃荡荡。 路上的卓玛和巴桑 一上车,卓玛就跟着车里的播放机大声歌唱,歌声嘹亮,什么《嘉绒情歌》、《青藏高原》、《金色的故乡》等。我问她最喜欢唱什么,她大笑说:“情歌啊。”我按下快门时,她唱“就让我听着情歌流眼泪”,停下来后又大声对身边的小伙子说:“我是流着眼泪唱情歌呀!”然后俯身咯咯大笑起来。小伙子一身牛仔裤、休闲衫,长发、深目、宽嘴,很帅,他说自己叫巴桑,也是藏人。他一边和着卓玛唱歌,一边指着窗外,忙不迭地告诉我“:这里是麦泽乡,这是黑水,往卡龙沟景区就在这转弯,这片草地就是当年红军过草地时走过的,叫‘红原’,这个地方名叫‘月亮弯’,你看,像不像弯弯的月亮?”巴......(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