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环球人文地理》2016年第19期 作者:冯骥才;
选择字号

“真的拆光了之后,就要造假的了”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当前,愈来愈多的城市都头脑发热地想干一件事——建造一条仿古街。 这不幸地应验了20年前大规模城市改造时,我们说过的一句话:等到把真的拆光了之后,就要造假的了。 记得上世纪末天津那条著名的老街估衣街被拆时,我写过一篇文章《老街的意义》。我说:“一个城市的街道就像一棵树的千百棵根须,其中最粗的根就是这座城市的老街,它深深扎在城市生命的深处,也深深扎在自己的记忆里;它是城市活着的物质遗存,也是城市宝贵的精神遗产。”然而时至今日,只有为数不多的城市留下了这种货真价实、具有深刻记忆价值的老街,比如福州的三坊七巷、屯溪老街和平遥城中的四大街。 历史是一次性的,如果毁掉,永远不会再生。可是当城市的历史遗存差不多被拆光,偏偏又要开展旅游的时候,拿什么给人看就成了问题。独特的历史文化是城市最重要的旅游资源,可是等明白过来为时已晚,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仿古造假,于是“仿古街”应运而生。 这里最大的问题,不是该不该“造”,而是造什么,怎么造,造成什么样。 造仿古街大多是先从城市幸免于拆除的残存的一条老街开始的。当这种奄奄一息的老街,一旦被发现还有点油水,有点说头......(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