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环球人文地理》2016年第07期 作者:简单;
选择字号

在山水中写意的脚步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桃花峪观水暮色苍茫,湿气凝重空泛,宽阔,水天合一故道迂回曲折,漫出丛草的记忆结绳记事,你想起钻木取火智慧巫术般地闪过,苍凉的大地空谷悠远,你听到了哀婉的鸟鸣,你流出了泪一片衰草中,布满了昭成寺残缺的瓦砾古吹台怀古秋风,围着古台吹奏着悲凉的琴歌落叶,打着旋儿覆满沉寂的院落三个人,像三条线突然交汇于一点斑驳的竹影中,是谁还空仰着高贵的头颅?空了,一切都空了精神、肉体,连同覆满激情的雕塑没有什么能改变,没有残缺的石碑、倾斜的古柏止于师旷的阳春和白雪……都无足轻重了如灰尘,如黄土如阳光中那个卖香火的小贩懒洋洋地对我们说请炷香吧 刘希夷墓怀古一路泥泞。连马自达也有点心酸。僧人无容,遥指衰草中的荒冢。泪,有些涌。心堵,只是残雪,为乱石镶边,露出光阴的峥嵘。你已睡不醒那一场噩梦,星光下,一条装满黄土的布袋,正在赶制阴谋和死亡……花依旧,寺未空,只是,再也无人填词代悲白头翁清明山水图一阵小风就是一次亲吻。花香,并未图谋。不轨的只是蜜蜂,春愁不是小秘密,一堆堆枯叶,早已露出了山路的内裤。山神不说话,只用山泉兜圈子,一会叮咚作响,一会鸦雀无声,想想吧,我们的天性,也是爱和往......(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