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环球人文地理》2016年第07期 作者:王祥夫;
选择字号

秦淮河与燕子矶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两次游秦淮,我都想到了俞平伯和朱自清的文章,说实话,两位先生的文章都很腻,给人的感觉是,既没什么可写而还要写,让人想到一句上海俚语:“螺丝壳里做道场。”朱、俞两位的文章读过许多遍,至今还是不能喜欢,到了秦淮河,就更不喜欢两位的文章了。秦淮河是一条那么细的河,被两旁的河房紧夹着,河水原本是流动的,但让人看不出,好像是被夹得太紧了,已然无法再流动。河房是粉墙、黑瓦,对比分明,倒是明快、好看,只是挤挤挨挨,于缝隙中有红灯笼闪出来,也让人感觉连那灯笼也想挣脱。去了秦淮两次之后,总想把印象梳理得清晰一些,但总也无法完成。秦淮河过去是买笑的地方,现在是生意场,人挤人,下面是水的河,河两岸是人的河,你挤我、我挤你,这便是热闹。想想过去,未必是这样,可能比现在要清静一些,至少没有这样浓厚的商业氛围。如今,也许还能听到一些调筝理弦的声音,但让人觉得不着边际。秦淮河遐想既在秦淮河,就不能不在河里荡一荡小船。人一下到船上,两边的河房便显得高了起来,人像是一下子跌到了谷底。两岸的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看来看去,发现那些并没来来往往的人却占据了河边看风景的好地方,在那里谈情说爱,他们......(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