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环球人文地理》2016年第07期 作者:李海洲;
选择字号

在一个或众多个偏激的春天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正>1重庆的春天是偏激而短暂的。二月刚刚过去,大地上更多的人尚未褪去冬衣,阳光就在每一个早晨突如其来,人行道上的花和窗下的长江水就开始各种春波暗涌,像一个时代的悄然开始或含苞待放。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天,或者更长一些的日子,我们在艺术家杨科盖着厚厚金丝绒窗帘的房间,就着普洱和古巴雪茄,想让一些事情在商榷和争论中慢慢丰满。十一岁就读川美少年班的杨(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