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花城》2017年第04期 作者:何平;朱宜;
选择字号

或许我们抄近道了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何平:先说《特洛马克》,记得温方伊在一的,你们三人同出于南京大学戏剧系,但其实有很个访谈里用了京剧的一句“少年子弟江湖老”来说大不同。它,同时认为你的剧作有很青春、年轻的视角。我朱宜:我跟她们的接触并不多,毕竟相隔很觉得她是真的懂你的剧。好多采访和评论,往往只多届。刘天涯的作品我还没看过,也还没机会见过是将《特洛马克》简单地归于“成长”主题,更多面。但是我很喜欢温方伊,温方伊的戏剧感觉非常的意味却被遮蔽。所以说温方伊演《特洛马克》中好很不错,人也很松弛有趣。的佩内洛普是合适的,她对你的剧作有着贴切和深刻的体谅。如果把你跟刘天涯、温方伊的剧作《姐何平:《特洛马克》的开头就很有意思。特妹》和《蒋公的面子》做一个对读也是蛮有意思洛马克的母亲佩内洛普的众多求婚者,有一个钟爱 吃童子鸡。“童子鸡”在当代中国语境里是有所指国人,男主角是越南裔的美国人、男配角是意大利的。最初的特洛马克,正生存在一群向她母亲求人、服装设计是美国人,都是不一样的种族。我希欢的男人中间。在这群求欢经验丰富的“老公鸡”望我写的这个故事他们作为人,当代的人,都能理中,特洛马克的确是单纯无污染的......(本文共计4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