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花城》2017年第04期 作者:孟小书;
选择字号

满月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1六年后,我的头发几乎长到了腰,搓成了一缕缕的脏辫,满脸胡须。一群蚂蚁爬向我手边的椰子壳,像是奔向圣城的洪流。这让我想起了高考那年。父亲在大年初一的清晨五点钟把还在梦中的我摇醒,拽到雍和宫里面烧香。那条颇为文艺的五道营胡同里,挤满了号称自己卖的香火比“里面”便宜的小商贩,以及粘在别人屁股后面滔滔不绝地能说出你前世今生的算命先生。终于,在比较了四个小商贩之后,父亲决定买了二十块钱一小把的香火。大年初一的天气格外晴朗,父亲迎着太阳说:“你知道这么好的天气意味着啥么?”他停顿了下:“新年新气象!”我使劲将眼皮撑得最大,以示对佛祖的敬畏。父亲又说:“老天真是开眼,知道你今年高考。”我们被淹没在浩浩荡荡的人群中,不远处,一团团浓烈焦躁的烟雾缭绕在半空中。烟雾下的人们双眼紧闭,嘴里振振有词,面对着佛像鞠躬或是跪拜。父亲被停滞在人群中,心中无比着急。我们逐渐接近大殿,他拽着我的手臂,挤到前面点起了香火。我看着父亲无比虔诚的样子,突然感到一阵悲凉。我学着父亲的样子,紧闭双眼,将香火夹在双手之间。我低下头,对着佛像鞠了三个躬。可一紧张,竟忘了向佛祖许愿。可此时的我已经将双眼......(本文共计8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