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花城》2016年第03期 作者:杨献平;
选择字号

乡村的溃散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正>1作为一个农村出身的人,年轻时凡事不问出处,也不想去路。浑噩也无所惧。三十五岁一过,尤其是几位至亲之人先后辞世之后,忽然觉得了一种东西,无形但却强硬地突兀在内心。确切说,那就是根,即一个人和一群人的确切来处及其衍变的过程,还有此地此刻、乃至由此以后。小时候,常听爷爷和村里其他老人说:"头辈爷爷杨继业,二辈爷爷杨延昭,三辈爷爷杨文广……"再向下,却再也没人能说得上来。这祖孙三代,不仅确有其人,且因(本文共计7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