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花城》2016年第03期 作者:红日;
选择字号

回来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1唐虎赶着羊群下山,他看见一个人沿着盘山公路爬上来。唐虎觉得这人有些固执,明明弯道之间就有便捷的小径,可他偏偏就沿着公路走。唐虎认为就是那只顽固的老公羊也不这样固执,于是他断定这人绝对是个干部,因为只有干部才会这样走弯路。唐虎在一棵榕树下清点羊群的时候,背后有人干扰一声,唐虎!唐虎转过身来,见到大口喘气的堂兄唐象。唐虎说你回来啦?唐象点头,他的言语被胸腔不断喷涌的气浪淹没。唐虎进到屋里,绑在腰上的刀鞘还没解下来,就对昏暗里黑黢黢的影子说,唐象回来了!又补充了一句,走路回来的。那个黑黢黢的影子是他的父亲唐豹。唐豹在酿一锅芭蕉酒,屋里飘着酒的芳香,夹着一股水果味。这种混合型味道,体现了这锅酒的本质特征。唐豹在火塘边直起身体,你讲什么?埋头给另一个火塘生火的唐虎没有反应。唐豹又追问道,唐象走路回来了?唐虎就站了起来,你不是听见了嘛。唐豹正往锅里添水,他手中的葫芦瓢停在半空,唐象他真是走路回来的?唐豹走近唐象家,手电筒光朝那个停车场扫过去。每次回来,唐象的“路虎”就停在那里。“路虎”这个名字是唐虎告诉他的,他原以为只有人类才取这样的名字,没想到汽 车也有这样叫的......(本文共计9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