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花城》2016年第03期 作者:张怡微;
选择字号

你心里有花开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1每天清晨,肿瘤医院电梯口的排队盛景,在这一带已是闻名,乍一眼看上去,真像旧年里弄堂口打豆浆油条的场景,又或者是逢着中秋节庆前的鲜肉月饼摊。香喷喷、油腻腻,日常的秩序里带着一日之计最初的期盼,全然光明的,一点不哀愁。若去的时日久了,就会知道,无论是电梯标示的哪一层,电梯门打开时瞅你第一眼的病号,很可能明天就见不到了。他或者是走了,又或者是永远地走了,即使他看起来比恹恹窝在病床上的那一些人要有希望。这也没什么,老话里说,商人重利轻离别,其实这里才是。有个女人的声音常常穿插于此间,在电梯门尚未关闭时。“关什么关啦哦哟,讲过不听的,开着不要动!”有点凶相,众宾客只闻悍声不见其人,满满当当都空等着,谁都不知缘故。数分钟后,才会突然拥入一些或咬着苹果、或咬着餐饭的女人,年纪都不大。她们看起来是这栋大楼里最皮实的人了,没有心肺。雪雁遇见这事情好几次,全没细想,她从年轻时候起就最讨厌坐电梯,受不了这种升降的压迫感。好在一辈子也没条件住进电梯公寓,落得太平。尤蕥的床位是靠窗的。她第一天见到雪雁就说:“侬帮我倒点水好哇?倒在暖水壶 里,不要去用热水瓶。”她每次都这样说,嫌......(本文共计6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