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花城》2016年第03期 作者:王秀梅;
选择字号

浮世光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在太阳升起之前那一小会儿,天空是那种难看的光亮。每样东西都阴险地重新获得了它们在白昼里的位置,安置下来,死去了。——萨缪尔·贝克特《莫洛伊》父亲要造一只能载他上天的大风筝。如果我们对他这两年的生活状态有所了解,就会知道,他有此打算绝非心血来潮。镇上的人都知道,父亲缪一二退休前是一名铁道桥梁工程师——当然,由于对这个行当的不熟悉,他们并不确切知道他对我们国家桥梁事业的贡献有多大,他的人生价值该如何衡量。槐花洲毕竟只是胶东半岛的一个偏远小镇,从地图上看,它只是半岛这个伸入大海中的犄角的一个细胞——故此,火车没有通到我们的小镇,镇上的人们无缘亲见我父亲修桥架梁,当然也就无从了解他的厉害。在人们眼中,父亲只是一个在外面闯荡大半辈子并见过世面的家伙。所幸的是,他们敬佩从外面归来的人,哪怕他混得潦倒破落,哪怕他杀过人、蹲过监牢。我的堂弟缪世界就是绝好的例子,他在外面碰得头破血流,口袋里分文没有,被我的叔叔缪三四拒之门外——是人们慷慨地施与他食物和睡觉的地方,才让他在寒冷的冬天得以活命。不仅如此,人们在施与他这些的时候,多少带有一些敬佩的成分。因此可以想见,人们虽不知父......(本文共计10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