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花城》2016年第03期 作者:黎紫书;
选择字号

迷航之岛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六月。樱桃上的苍蝇。砧板上的,水槽边沿上的;切肉刀,厨余袋,香蕉皮,咖啡渣,杯子,杯口上半个蜜桃色的唇印,叉子,盘子,茶匙,沾着糜烂的奶油。瓦钵里没吃完的狗食,钵沿干掉的蛋渍。猫走过,踩着地上整齐的光影如手指按过琴键,一曲未毕,回过头来舔它的前爪。在尘与光中盘旋的,淹死在锅中残汤里的,被窗玻璃和外面的阳光愚弄的,苍蝇,苍蝇无数,停栖在草莓的溃烂之处。繁殖的季节。春天的雨稀里糊涂,一个季节就稀稀拉拉过去了,河岸上纪事的墙有了破纪录的新刻度。苍蝇在求偶,在追逐。夏天,阳光有一股爱欲的味道。催情的,狐臭的,鱼腥的,污泥的,教堂的钟声驱除不了的,温暖的,呢喃的。苍蝇在计算机屏幕上落足,搓手,像要跟谁打个什么商量,像在卑微地求爱。苍蝇无处不在,在被飞鸟抢先收获了的樱桃树上,在洗衣房里堆放了半年待洗的棉裤和羊毛袜子上,在草莓溃烂了的伤口上,在别的苍蝇的尸体上。它们闻着扑鼻而来的,仿如阴道的气息,腥臭而甜美。忙碌,丰盛,苍蝇的夏日。这也是蜻蜓的夏日。狗虱子的夏日。黄蜂的夏日。蛙的夏日。蚊子的夏日。蛞蝓的夏日。蠕动者的夏日。飞舞者的夏日。奔腾者的夏日。生者。狂欢者。 马......(本文共计2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