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古生物学报》1995年第02期 作者:王成源
选择字号

二叠-三叠系界线层的牙形刺与生物地层界线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在研究二叠-三叠系界线地层时,应严格地将事件地层界线与生物地层界线区分开来。而定义生物地层界线时,也不应与“过渡层”或“混生层”的概念相连。在浙江长兴煤山,“界线粘土”层的底界,应为事件地层界线,界线层2的中部应为生物地层界线,比事件地层界线高15cm。二叠-三叠系生物地层界线应以HindeodusparousMorphotypel的首次出现为准。在H.parvusM.1缺乏的地区可以Clarkinachangxingensis,C.deflects,C.dicerocarinata,Clarkinasp.nov,Hindeoduslatidentatus,H.typicalis.H.changxingensissp.nov等种的绝灭和HindeodusparvusM.2,H.turgidus,Ophiceras,Claraiawangi首次出现作为确定二叠-三叠系生物地层界线的辅助标准。这一生物地层界线恰在连续的单相地层中,完全符合全球界线层型剖面点的要求。因此长兴煤山忠心大队剖面是世界上最好的二叠-三叠系全球界线层型剖面点(GSSP)。(本文共计26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本文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古生物学报杂志1995年第02期
古生物学报
主办:中国古生物学会;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所
出版:古生物学报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季刊
出版地:江苏省南京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