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故事家》2017年第19期 作者:单阿囡;南宫阁;
选择字号

庭芜绿,春相续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孟春极嫁给初冬那天,正是谷雨时节。谷雨谷雨,雨生百谷,倒是一个好兆头,只是晴姨娘和庶兄眼中的讥笑让春极隐在大红霞帔下的手紧紧蜷起。她一步步踏出孟府,围观的百姓无不叹息:“让嫡长女嫁给一个乞儿,孟太守也当真是荒唐。”是了,今日是春极大喜的日子,嫁给乞儿初冬。初冬连姓也没有,当初老乞丐捡到他时正值初冬,便取了这样一个名字。初冬也没有住处,城隍庙里破席一铺,能挡风雨,便是居所。她父亲本来给了初冬一个两进的宅子,只是晴姨娘以初冬穷惯了住不习惯为由,换成了郊外的两间木屋子和一亩薄田。她的目的是折辱春极,让她穷困潦倒地活着,比让她死更令晴姨娘开心。春极的花轿出了城,看热闹的百姓渐渐散去,于是轿夫便将花轿一放,对着春极道:“孟大小姐,这乌云蔽日眼瞅着要下雨了,哥几个便只送你到这儿了。”春极一身繁复的嫁衣,踉跄地走在泥泞的路上。天又下起了雨,潮湿了春极的眉眼。初冬撑着一把破烂的伞从雨中走来,看着浑身狼狈的春极,愧疚道:“对不起,我来迟了。”春极冷冷地看着他,并不说话。只是初冬上前为她遮雨时,她却突然发作,扯过伞往地上狠狠一摔。本就坏了的伞顿时四分五裂,有竹篾反弹起来,划破......(本文共计7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