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故事家》2017年第19期 作者:慕君;当然;
选择字号

梦中枫林蓦失色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她与永王都是权臣,永王一死,她一人独大。皇帝那般精明,怎么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呢?但只要能保沈临川,那她也不算白活这四年。 残阳如血,肃王府内一片素白。沈临川跪在母妃的牌位前,那双向来温顺的眉眼此刻充满了戾气。他低着头任由不甘和愤怒在心中翻滚,化为一柄柄小刀在心上割出伤口。他真是没用!一直隐忍着苟且偷生也就算了,现在连母妃他也保护不了!白烛默默地流着烛泪,似乎也为这位有名无实的肃王悲哀。明明儿时是极得皇帝宠爱的,可自从那人到了皇帝身边之后,母妃及家族被贬,他被封了个虚名后逐出宫建府,连母妃都一起被赶了出来……肃王府的管家匆匆走近,在沈临川身边跪倒,道:“王爷,承欢郡主回京了。”“承欢郡主”四个字如同导火索一般瞬间激起了沈临川心中的愤怒和不甘,只见他突然起身极快地往外走,大有要杀人之势。秋风萧瑟,街上人影寥寥。沈临川纵马,踏碎了一地夕阳。亲王规格的仪仗在郡主府门前停下,守门的小厮只消一眼便知道郡主回来了,忙搬了小踏凳交于那个衣饰明显高于一般随从的侍女。那穿着青荷色宫装的侍女将踏凳放在翠帘马车下,掀开帘子扶着郡主下车。那姑娘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披着件织锦镶......(本文共计7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