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故事家》2017年第19期 作者:苏默尘;
选择字号

红线谱写玲珑曲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君知又一次来问我是不是还在等那人的时候,我正坐在红豆树的枝头数漫天繁星,一低头就看见了他略带忧伤的眸子。他这日依旧着了一袭青衫,周身气息却没了初见时的清冷孤傲。见我不说话,他眼里燃起一丝光亮。君知是月老新收的徒弟,性子平和淡漠,全然不似月老的贪吃好玩。我与他初次见面时,他正仔细将挂在我身上的锦囊红绸一一取下,将其中悲喜记录在册。看着他清冷平和的眉眼,我忽然生了调笑的心思,便极突然地从红豆树中走出。他果然吓了一跳,手中的笔有一瞬间的停顿。月老围着我转了一圈,道:“小红豆,你终于肯化成人形了?嗯,红衣灼灼,姿容甚好。”我笑嘻嘻地让月老给我起个名字,月老说:“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君知否。他叫君知,你便叫红豆吧。”我笑着说好,余光瞥见他脸上有一抹红。后来君知时常来月老庙,他总是静静地整理着那些善男信女挂在我这棵红豆树上的锦囊红绸。我先是坐在红豆枝头看他,后来又时不时地朝他身上扔一两颗红豆,他也不恼,板着一张脸说:“红豆,别闹。”我便拉着他的袖子说:“你陪我说说话,我便不闹,可好?”他无奈地笑,说:“那你便同我一起整理吧。”我随手拿起林青和阿水的那截红绸,看到上......(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