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故事家》2017年第16期 作者:刘姝滢;
选择字号

茶叶与芳苔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没有雪的冬日傍晚,独自一个人坐在窗前等待夜的来临。并没有开灯,炉子里还有下午茶时留下的残炭,忽明忽暗地燃着。沙发上残留着刚离开的好友的气息。尾调中带着一丝苦涩,有些阴沉的质感,似乎遗落在沙发上的,不是某种气味,而是一小块刚从森林深处捧出来还残留着土壤的芳苔。静静地嗅了许久,后悔刚刚没有一起喝一杯武夷山的红茶。冬的寂静让人无比渴望苔藓那吸附大地味道的绿色芳苔调。常有人说:茶性孤。我觉得那是文人关门闭户于山水画中才有的孤独感,只是借由茶叶而生出的一种精神投射,并不能当真。茶与百物共生,若性孤则茶园生态一定不好。在一片茶叶上,可以看到万物共生的勃勃生机,可以聆听寂静大地发出的声音,可以看尽自然界中悄然发生的无声戏剧。饮茶让我们重建与大地的感情,这难道不是喝茶人更大的慈悲吗?茶叶与芳苔@刘姝滢<正>没有雪的冬日傍晚,独自一个人坐在窗前等待夜的来临。并没有开灯,炉子里还有下午茶时留下的残炭,忽明忽暗地燃着。沙发上残留着刚离开的好友的气息。尾调中带着一丝苦涩,有些阴沉的质感,似乎遗落在沙发上的,不是某种气味,而是一小块刚从森林深处捧出来还残留着土壤的芳苔。静静地嗅了许......(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