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故事家》2017年第16期 作者:风乎舞;
选择字号

旧时光深藏海洋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开着玩笑道:“幸好今年的开学典礼不是三个年级一同举行,不然去年就看过我的高二学弟学妹们肯定该厌烦了。”大家都轻轻笑起来,我捂着嘴在人群里却很想哭。因为一年过去了,我离你依然遥远。你最擅长的科目是物理,可我是一个物理化学从高大的梧桐树下,我常常会看见你穿白色衬衫的来都在及格线上挣扎的人。文理分科的时候我挣扎再身影,然后转念想起那个单词:shadowy——朦胧的,三,最后才想通可能我选择了理科,反而会更不可避虚无的。它是我整个高中最不费力就能想起的单词。免地和你越来越远。篮球场上最帅气的中锋;成绩永远在年级前10;威斯特敏斯特大教堂里有一首我很喜欢的诗。它数次站在学校大礼堂作为高年级的代表发言;每次晚说:“当我年轻时,我梦想改变这个世界。当我成熟以自习之前,只要不打篮球,就会坐在学校梧桐树的石后,我发现我不能改变这个世界。我将目光缩短了些,凳下背单词;会拉很好听而我却并不懂得欣赏的小提决定只改变我的国家。当我进入暮年以后,我发现我琴。你是这样优秀的林锦源,于我而言就是Shadowy,不能改变我的国家。最后我的愿望仅仅是改变一下我是最虚无的存在,是触碰不到的存在......(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