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故事家》2017年第16期 作者:淳子澄;
选择字号

不完满的年少,在青春里留白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盛夏时分,公交车途经高中学校,门便签条,都被装进铅笔盒或夹进书本,最后前是大片不染纤尘的阳光,空气里藏着木槿也都散落在记忆里。饶是如此,但时至今日花开的味道,一切都是最熟悉的模样。我趁我还是喜欢在简单的纸上写字,不为任何形着等红灯的间隙,透过车窗拍照留念。式,只因那可以握在掌心的触感,历久弥新。我最热烈的年少,于这里启程。记得在毕业许久以后,我偶然间翻出了记忆里,第一次走进高一教学楼的那高中时的笔记本,定语从句、虚拟语气、倒个夏末秋初,那时的自己对未来有诸多的装句以及各个单元的重点,都被认真地罗列新鲜感,在军训开始前的清晨会认真地背其中,偶尔笔记本上还会出现几个笑脸,大单词,在军训队伍里站最挺拔的军姿,在概是为了标记重点或者时逢学习热情高涨而军训以后的晚自习就细细地规划未来。然画上的。但当时因为没来得及写下而特意空而等一周的军训结束才发现最直接的变化出来的笔记,如今过去了很久依然留白。是自己早已被晒得黑了几个度。笔记本里还夹杂着零零星星的东西:而后开始正式上课,晚自习的课间,考试通知单,老同学的照片,以及各种各班里同学总少不了三五成群地聚集在教室样的小纸条......(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