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故事家》2016年第13期 作者:扬州慢;南宫阁;
选择字号

落花堪成局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小编曰 是计的谋戏 ,码,昔乃日是但青情萧梅趣郎竹。以马, 情 深却为阴棋差盘,阳 错化咫相尺思天作涯。棋 子,有 道终是于宫美门梦一成入真深…似 海,所 以本说,该 是爱从情此里萧的郎计是谋路不人 壹 皇帝病重,薛桃落借着祈福的名义去了大相国寺,却在寺里一个偏僻的佛堂里枯坐半晌。 佛堂里,桃落嗅着萦绕的檀香,恍惚间,她有些出神,所以秦楚到的时候,她竟没有察觉。 “吱呀——”门被人从外推开,桃落惊醒般抬头去看,一直提着的心突然落了下去,溅起一片涟漪。 秦楚,他还是来了。 许是背光的缘故,秦楚的眉目隐藏在昏暗中,看得并不清楚,但身量已经不是印象中的样子。果然,这么多年过去,自己与他都已不是当年的样子。 桃落心头一动,面上却早已修炼得不动声色。她佯装专注地倒茶,掩住心里的波动,良久才道:“秦楚,西湖龙井配梅上雪,你喝,正好。” 秦楚不语,手里摩挲着细瓷杯,心间也绕过千回百转。其实自桃落入宫以后,秦楚就没想过还能再见,也有愤恨,但多的是无奈。他原以为他与她的红线早就被月下老人剪断,再也续不上了,谁曾想,还能这般对坐饮茶。 桃......(本文共计9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