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法学》2018年第07期 作者:朱广新;
选择字号

恶意串通行为无效规定的体系地位与规范构造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我国《民法总则》第154条关于恶意串通的规定在继承《民法通则》《合同法》相关规定的基础上作出了两处革新。这些革新对于理解恶意串通行为在民事法律行为无效事由中的体系地位及构造恶意串通行为的具体法律规范具有重要意义。恶意串通行为可在《民法总则》之内和之外作出不同体系定位。在《民法总则》之内,该法第154条属于第153条第2款规定的一种特别规则;在《民法总则》之外,该第154条可以看作是对一切恶意串通行为起到兜底规范作用的一种一般规则。《民法总则》第154条不以适用于合同当事人双方为限,亦可适用于有受领人的单方法律行为以及当事人一方与当事人之外的其他人之间的民事法律行为。该第154条中的"他人"是指"行为人与相对人"之外的一切人,不能限缩为特定第三人;该规定中的"无效"应理解为绝对无效而非相对无效。(本文共计1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本文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法学杂志2018年第07期
法学
主办:华东政法大学
出版:法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上海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