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电影》2017年第08期 作者:滕朝;
选择字号

拍电影是磨难,但能让我感觉到活着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导演詹京霖 片名《川流之岛》来自导演詹京霖手机备忘录里的一句话:收费站就像是人生的中途之岛,那些穿梭的车子很像河中的鱼,穿过去以后就再也不会回头,停下来也是短暂。詹京霖有个习惯,平时突然看到或想到有意思的东西,有可能是一句话,都会写到手机备忘录里。2013年,台湾高速公路收费站开始由人工全面转为电子收费,政府裁员900多位收费员,闹得沸沸扬扬,给詹京霖留下很深印象。并且,一直以来,詹京霖对于收费站都充满好奇,每次经过收费站的时候都会想,这些收费员每天都是怎么工作的?他们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尤其到了晚上,收费站变得非常魔幻,高速路上灯光璀璨,收费站里面却是一片黯淡,好像另外一个世界。2015年10月底,詹京霖接到电视台邀约,拍一部电视电影,时间非常紧。詹京霖便从手机备忘录里翻出了这个关于“收费站”的素材。“我觉得这个素材是当下我最有感觉,最该做的。”准备开拍的时候,台湾的高速收费站已经全面电子化,基本都拆光了,只在台湾的北部、中部、南部各保留一个收费站。之前一个收费站可能有20几个票亭,现在也只保留2到4个,作为纪念保存。拍摄的时候就非常麻烦,容易穿帮,还......(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