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电影》2017年第08期 作者:滕朝;
选择字号

独立电影的好处就是,谁的脸色也不用看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小寡妇成仙记》的结尾本来还有一场戏:王二好死后,村里封她为神。村长说,二好为了保佑我们升天了,这是可喜可贺的事情,大家嗨起来!导演蔡成杰用了航拍,冰面上放起烟火,几十个跳广场舞的妇女在冰面上扭起来,音乐响“美美观观的水,美美观观的山……”这场戏有点库斯图里卡式的狂欢,后来被导演删掉了,主要是因为它与冰冷、缓慢的故事基调有些跳脱。影片的故事确实有些冰冷,内容涉及到重男轻女、家庭暴力、空巢儿童遭遇性侵等问题。这些素材基本都取材于导演从老家农村听来的真实事件,“有原型的,有些我都认识,甚至有的比这还过分,我都没写”。导演蔡成杰的家乡在河北省平泉市,电影的拍摄地也选择在这里,在读大学之前,他一直在这生活。在蔡成杰看来,农村里各种荒诞离奇的事足够拍一部大戏。但有了这些故事,还缺少一个线索把他们串联起来,蔡成杰想拍一个农村众生相。当时,蔡成杰正好在读一本叫《北极圈癔症》的书,书中写道:“从北回归线到北极圈很多地方都信奉‘萨满’,一个类似于神一样的存在,可以为人消灾除难。于是,他就用类似“萨满”一样的女人将现实中一系列荒诞的故事串联起来,用荒诞解构荒诞,这才有社会意义......(本文共计3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