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电影世界》2017年第02期 作者:求大衣;
选择字号

《毛骨悚然》:位置实验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黑泽清擅长营造视听语言上的陌生感。这种陌生感来自于作者对空间及行为的组合实验,以及对观众既成视听习惯的本能排斥。从这个意义上讲,黑泽清其实是一个实验电影作者,而非大众娱乐产品的的生产者或者文艺吗啡的制造者。他的上一部作品《岸边之旅》甚至在时空界限上进行了破坏性的粘合,且不同于阿彼察邦对地域神秘性及热带文化基因的有意识依赖性解释,《岸边之旅》来得更彻底,更干净,仿佛一场清冽的梦。人们常说电影的视听像梦境,时空的组合是自由的,类似蒙太奇,却忽略了这种梦境的自由其实也是不自由的,在无意识的既定视听经验里展开的,而黑泽清对这种无意识的视听经验进行了有意识的破坏,便成就了他的实验。如果我们从这个脉络上去回顾黑泽清的创作史,就能发现从早期的《cure》《回路》等一直延续至今的统一性,这简直令人惊喜。《毛骨悚然》自然也在这个脉络之上,它进行的是一场位置关系的实验。 黑泽清不擅长的是普世层面的剧作塑造,所以他的电影^少拿剧本奖。他的作品中,人物关系大多是一个固定的模型,比如一对有问题的夫妻,而他不会去展开这对夫妻的俗世问题,只需要借用这个模型去对应一种心理层面的控制关系......(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