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电影世界》2017年第02期 作者:小船问鱼;
选择字号

《怒》:从愤怒走向虚无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吉田修一的小说,不管是“社会向”的《恶人》《再见溪谷》,还是“温情向”的《公园生活》《横道世之介》,似乎都有一个显著的特点~~概念先行。他总是先谋划好想、要表达的主旨,然后根据这个主旨展开故事的推演,《恶人》的善恶思辨,《横道世之介》的人世浮沉,莫不如此。到了《怒》中更是变本加厉,三组人马一同发力(据说在创作之初,吉田想要写出十组人物,后因力所不逮而放弃),而在主题选择上,则有意无意地以篇名“怒”起笔,而探讨的重親卩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最终隐现的则是人性的“虚无”。 李相曰也紧跟吉田的思路,虽然这一次的剧本改编舍弃了吉田而由自己主刀,但受惠于《恶人》时的多方共臝,自然不敢对原著做太多的删改,好在三组故事的平行推进还算错落有致,但相较于《恶人》主题与情节的专注,这一部从原著到改编的刻意求工,使其在整体表现上略显失分。这从本片的口碑及成绩上亦们知道,忧郁是因为病患,而妻夫木对绫野的遗弃仍然是因为怀疑。两人间令人血脉喷张的床戏不是噱头而是难得的戏眼。冲绳组:广濑丝丝、森山未来、佐久本宝。这一组最暖昧,因此也最有意味。森山的无名之“怒”无关怀疑,但对信任的破坏......(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