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电影世界》2017年第02期 作者:张晓琦;
选择字号

《情圣》编剧李潇、于淼采访:初期以解压为主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李潇和于淼觉得电影中存在很多讽喻,也有观众模糊感觉到了,但具体讲的事情,他们不愿特别明确地告诉大家。 把性当作活着的表现 0你们对《红衣女郎》的改编思路是什么? 李潇:整个内核没有做太多改动,原作更多的是“性”,对“性” 的渴望和吸引。我们 中年危机上稍微雠了一辦。任何国夕改成中国版,都要跟普 通姓活有一t衔接点。比如说抢车願片里没有,但在大公司上的被打?。觀得有一班的白领,每天早上都会駆丨」。包赌构,原作不是个回归的故事,三者撤的。他 但因为种种原因,大家都^知肚明的原因,我们必须得给它做成_个回归的故事。可是我们内心深处又觉得,说回归就会把它做得特?别特别虚伪,我们想忠于自己的内心,又希望这个片子腳晌利利地上,所以在结构上有一#境设置的调整。 于淼:原片里对庭的涉及非常少,我们也是把它整个的行动线往家庭上贴了。 李潇:我们_开始就把家庭氛围做起来了。比如说肖央从一开始睡醒觉,戴乐乐就特别聒噪地一次次闯进洗手间。夫妻两个人在 活久了之后,界限就不是1吆分明了,两性之间的吸弓丨力越 在后半部分从性,包括用的那首歌,往雑贼。当外界有4强......(本文共计4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