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读者.原创版》2017年第01期 作者:韩浩月;
选择字号

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或许是因为太常见了,没有人把木头当回事。在城市里生活久了,见多了钢筋水泥、玻璃幕墙以及多种材质的办公用具,木头越来越少,心里竟有一点点恐慌,如同农夫失去了手里的农具,耕夫失去了拉牛的缰绳。 我对木头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在我小时候,二叔是个木匠,一把锯子,一把刨刀,都是明晃晃的。在二叔一双粗糙大手的操持下,一张张桌子,一个个柜子,齐齐整整地被制作出来了。这是个很神奇的过程,木头在能工巧匠的手里,有了形状,有了功能,有了智慧。 农村孩子的玩具,必不可少的就是木头做的弹弓。每个孩子的弹弓都不一样,基本款是直接从枯树杈那里截取的,豪华款则是经木匠之手精心打磨出来的。那时候,男孩子们攀比,主要是比试谁的弹弓更豪华、更好使。 木头有一种香气,那是纯正的、不含任何刺激味道的、让人心里踏实无比的香气。小时候遇到好闻的木头,就会把它送到鼻子下,深吸一口气,任由木头的味道在喉管心肺间穿行。好像木头的香气具有清洁身体的功效,和木头在一起待久了,人也会变得像木头那样,散发出一点质朴的香气吧。 无论在国内还是走到国外,我只要看到一道风景就会不舍得走开,会站在旁边欣赏一会儿,这......(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