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读者.原创版》2017年第01期 作者:铜豌豆;
选择字号

耤河边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14岁那年,我从小县城来到一个中等城市,城里有一条河,叫耤河,“耤”发“西”音。几年前,我查过这个字,似乎除了作地名,再无其他解释。汉字中就是有一些这样的字,除了极少能够接触到那个地方的人,多数人压根儿没机会认识,这些字,就与那个地方一起,静静地偏居一隅,永远也不会有什么声势。 起初见到这条河的时候,它大概是字典上的气质,安静且与世无争。那是20世纪90年代初期,两三米宽的河面,有一定流量,从小城悠然穿过。因为是在城市里,尽管是小城市,但人流与车流还是湮没了河水本来不大的动静。看到河水流过的样子,常常有观看哑剧的感觉,或者像一个喃喃自语的老人,总之没什么声势。 但是,河两侧的堤坝,以及人为预留的河道,时时提醒着人们,莫忘它年轻时的辉煌。那河道有几十米宽,尽管河流只占了其中一小部分,但河两翼延伸到堤坝的距离,空出大片河床,河坝也有一米 多高,这些往昔留下的印迹,暴露出人们对它的恐惧。在我的中学时代,那些地大部分空着,当人们观察到河流不再蓬勃,料定它难复鼎盛时的样子,于是在河床的空地上种起了菜,西红柿、茄子、辣椒,有人躬身耕作,有人步行路过,有人驻足打量......(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