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读者.原创版》2017年第01期 作者:宁子;
选择字号

你不曾远离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周日的午后,我在阳台浇花,旁边,小娃把写字桌搬到阳台写作业。 小娃是我侄女,2016年秋天从山东老家来郑州读中学,和我一起生活。12岁的小姑娘,灵巧可爱。 给花浇过水,我一边擦拭绿萝的叶子,一边同小娃念叨:“养了七八年的花,最后只剩几盆绿萝还不离不弃地陪着我,其他的……” “呃,其他的都浇多了水淹死了吧?”小娃打断我,“爷爷说了,你姑三天不给花浇水就怕花旱死,看吧,最后非被她浇死不可。” 我回头看她一眼:“那他咋不提醒我?” “他说提醒肯定没用,你跟他一样,不听劝。”小娃拍拍手,一副小大人的神态。 他不听劝吗?我恍惚了一下。是啊,他的确挺犟的。但犟归犟,他也理性啊,不像我,明显是强迫症。 “真的。”小娃说,“我跟你说啊,有一次,我中午放学回家,爷爷正在楼下浇他的那棵蔷薇,隔壁李爷爷在旁边浇菜,跟爷爷说最好把蔷薇旁边那棵什么花给移远点儿,不然会被蔷薇的根给缠死。爷爷一直不吭声,装作没听见。后来李爷爷走了,我听到爷爷一边浇水一边叨咕‘就不听你的,就不听你的’,可把我笑坏了。” 小娃学得惟妙惟肖,声调、语速都和他极像。我听着,想象他当时倔强地自说......(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