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读者.原创版》2017年第01期 作者:郑天然;
选择字号

这个世界在冬天安静了一些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冬天,人们在北方与自己和解,在南方选择遗忘。 天气预报讲有寒潮,很冷的一天,我忽然想起这样一句话:“大家把挨过冬天当成最大的使命而非享受。”说这句话的人不知道是谁,大概是在一条收集对冬天的看法的微博评论里看到的。不知道为什么,从前很不喜欢冬天的我看完后竟然觉得,也许冬天才是最值得纪念的一个季节,大概是因为每个人在谈论冬天时都不自觉地深邃一些,而每个失落的人都需要挨过一个冬天等到春天,才会在气温每升高一摄氏度时都感激涕零吧。 我从来不喜欢南方的冬天,没有暖气,又太潮湿,三个月的时间都沉浸在雨中,是冷到了骨子里,所有人在冬天走路都是低头弯腰蜷缩着。北方的冬天大多是晴天,很少下雨,时常下雪,可连下雪的时候天都是晴的。冬天的太阳暖暖地晒着枯萎的大地,大概这时候的土地才算得上是最肥的,至少在一片贫瘠下是埋葬了一年的枯枝落叶,洁净了许多。 常在北方过冬的我经过一场告别,但告别的寒冷轻易就可以被雪覆盖。第二天,城市里依旧是街道旁萧条的两排树,有晒出来的阴影。农村依旧是一年最闲的时候,人们开始走街串巷,在热气腾腾的涮肉和红茶中,人是可以与自己和解的。 而南方不同,......(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