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读者.原创版》2016年第11期 作者:花皮瓜;
选择字号

你小时候没有停过电吗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我对文身的事产生了兴趣,便打电话给我的美国问题专家—我的丈夫张发财。 “我上大学的时候差点文了一个,”发财说,“不过后来热情一过就忘了。” “是吗?那文身在大学里很普遍吗?我们那时候要文身是不可能的,没地方文啊,再说,连抽烟、谈恋爱都得偷偷干,要是文个身,估计要被记过开除了。”就同一历史时期的事件进行比较,是我俩中美文化交流的重要组成部分。 “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这种事儿。”发财说,“最常见的一种情形是,你跟朋友出去喝多了,你朋友一个劲儿怂恿你,最后你就醉醺醺地给自己文了个身。这其中最惨的是,你把女朋友的名字文身上了,在你换女朋友前,还得去洗掉。” 我听得乐不可支,想象一个倒霉孩子宿醉醒来看见自己的文身的样子。“洗文身一定很疼吧?” “不光是疼的问题,文身很贵的。你看那种浑身上下文满了图案的人,那得花几万、几十万美金才行。”发财说。 “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文身呢?”我一边跟他聊,一边打开维基百科。关于文身的故事还真多啊,其中包括文身从波利尼西亚起源、在日本长期是黑社会的标志,以及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时候,文身还是犯罪、黑社会和水手的代......(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