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读者.原创版》2016年第11期 作者:林特特;
选择字号

我是幸运儿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一 陈师兄是公认做学问的料儿。他的头很大,眼睛很亮,思考问题时总爱扯头发,大四就有了谢顶的迹象。 我们相识在辩论赛场。他滔滔不绝、旁征博引、用智商碾压我时,我有种棋逢对手、既虐心又痛快的感觉。 陈师兄还有传奇的家世。据说,本地博物馆至今珍藏着一封孙中山写给他外公的亲笔信。一次选修课的课堂上,授课老师不断点他的名字,向他求证他的某位祖上在历史事件的现场是否如是说,如是做。 有一段时间,只要我去阶梯教室,就会遇见陈师兄。哪怕在考取某专门史国内最好的研究所后,大学最后的时光,他仍坚持学习。 离校前,他把大包资料薪火相传般送给我。他对我说:“我毕生的追求不过是在专业的研究机构中,有一张书桌,可供研读。” 我们通过几年信,后来,断了音讯。听说,他继续读博,就在那个研究所。失去联系的日子里,我总想,陈师兄的职业生涯应该一帆风顺吧,毕竟他所求、所长、所拥有的,如为这一行所设。 一次聚会,我遇见了陈师兄,他在一所师专任教。说实话,我原以为他会有更好的选择。 他开口我才知道,这些年他经历了很多,比如辞职、再就业,比如抑郁,以及治愈。 “那......(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