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大理文化》2019年第07期 作者:张树超;
选择字号

老屋琐记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1有的老屋,在我看到它,并且和它有了纠葛不清的情感之前,它就老了。比如我出生时的老屋,我睁开双眼看到的第一栋房子。其实,之前的老屋有两栋,一栋坐北朝南,属于我家的,另一栋坐南朝北,是伯父家的。记忆中,两栋老屋都是土墙,没有楼,站在屋里一抬头,看到排列整齐的茅草们,紧紧地挤在一起,趴在屋架上。屋顶上,茅草经过风雨的洗礼,已经由土黄变成了灰黑,青苔成了绿色的补丁,东一(本文共计5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大理文化杂志2019年第07期
大理文化
主办:大理白族自治州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出版:大理文化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云南省大理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