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当代戏剧》2020年第01期 作者:张垣;
选择字号

神出鬼没聊鼠戏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在中国的十二生肖中,老鼠虽然位居首位,但是这个魁首名声不好听,古有《诗经》中"逝(誓)将去女(汝)"的"硕鼠",今有老百姓挂在口头上的"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俗语,1958年在"四害"中排名第一,应该臭名远扬啦!然奇怪的是在中国梨园内,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过街的老鼠也有一席之地。因为老鼠的名声不好听,所以与鼠挂钩的戏曲人物,往往是人们抨击的坏蛋。被周恩来总理誉为"一出戏救活一个剧种"的昆曲《十五贯》中,那个"今朝有钱今朝赌"的赌鬼娄阿鼠,在赌场上输了钱,便贼头贼脑地摸黑窜进尤葫芦家,不仅窃取了尤葫芦用血汗换来的十五贯钱,而且杀死了尤葫芦,真是十恶不赦。由昆曲名丑王传淞扮演的娄阿鼠,有人以"刻画狡鼠形神融""万贯难赎阿鼠生"的诗句评论,有口皆碑。以鼠形容娄阿鼠的贼性,恰到好处。以致当今社会,人们往往把手脚不干净的人称之为"娄阿鼠"。(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本文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当代戏剧杂志2020年第01期
当代戏剧
主办:陕西省戏剧家协会
出版:当代戏剧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双月
出版地:陕西省西安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