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长寿》2017年第05期 作者:余宪文;
选择字号

人生七十更潇洒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心了,不至于出大格的。于是趁着脑细胞还算活跃,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是,我抄来16字作为座右抓紧时间整理一下此生写每当我站在镜子前面顾影铭:“兴之所至,心之所安,过的诗文。这些诗文有的自怜时,总感到李白的这尽其在我,顺其自然。”发表过,有的纯属私藏“手两句诗颇为传神。人生苦不想再为儿孙后代攒稿”,大约有20万字。其中短,从小到老,从满头乌发钱了。辛苦劳碌了多半辈既有我思想感情的轨迹,到一片花白,岂不是弹指子,没为儿女们留下什么也打上了时代变化的烙一挥间?也曾想到过使用遗产,可也没少给他们“经印。去粗取精,似乎可以从染发剂之类“挽留青春”,济补贴”。早一点儿给他们中概括出一个主题:热爱但同是满头白发的老妻第“断奶”,便早一天使他们生活,热爱人生。一个反对,她的理由倒也减少依赖性。剩下几个钱我还想总结一些书本充分:“染它干啥?容易致怎么办?我和老伴儿已商上不好找的人生感悟,以癌!岁月无情,谁的头发也量妥当:享受生活,不要再使我的孩子们受益。其中不是常青树!”苦自己了。有这么一条:有些事情不此言极是——我毕竟这样一来,对自己、对要把它看得太重......(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