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长寿》2017年第05期 作者:李秋生;
选择字号

远离抑郁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四年前,京城某大报副刊主编因抑郁症跳楼自尽,四年后,京城一位杂文家也因抑郁症在办公楼车库内自缢身亡。这两起事件在文友中引起震动,在社会上也有一定反响。前者,我不熟;后者,我认识。二十年前,江苏滨海召开徐恒足杂文研讨会,全国杂文家在滨海聚会。那位杂文家当时三十出头,风华正茂,陪同著名杂文家牧惠出席研讨会,与牧惠同住一室。我们就杂文写作专门拜访了牧惠,牧惠先生提出,“要做一个好的杂文作者,就要做读者、学者、思想者”。当时,这位年轻的杂文家时不时插话发表自己的观点,也颇有见地,于是我记住了他。不料,二十年后,他竟然英年早逝,阴阳两隔。 宣布官员抑郁身亡,懂得它的诱因是什么,但社会上一般总会引起种种我相信,这应该属于精神猜测。而这俩人是圈内公系统疾病,是长期不愉快、认的谦谦君子,清清白白,不舒畅、压力大而导致的用文字换取稿酬,别无其精神崩溃。如果一个人意他,纯粹的抑郁成疾。志特别坚强,比如说,老虎所以对他们的不测,凳压不垮,测谎器测不出,同人倍感同情与惋惜。我刑场上吓不死,我想应该以为,先哲早就告诉我们,是得不了抑郁症的。美国没有矛盾就没有社会,对民族英雄内森·......(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