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长江文艺》1998年第12期 作者:沈汉武;
选择字号

犬王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正> 队里借支的三百斤谷吃完,我们几个又断顿了。饿饭也不是一回两回,大伙儿并不把这当作多么严重的事。村后广袤的湖沼,就是咱们的“战备粮仓”。这湖沼,方圆近百华里,有莲藕。只要肯脱裤子,滚个浑身臭泥,一个下午,挖它十几斤、几十斤藕毫无问题,若怕脏的话,摘百多个老莲蓬,煮莲子米也能当饱。湖里还遍生蒿草。草窝窝里,间或可寻大大小小、花色各异的鸟蛋。野鸭蛋最多,只是比鸡蛋还小;大雁蛋也有,比鸭蛋小一点点;天鹅收益很少见,不过即使有,也不忍下手。最壮观的是灰鹤蛋,比鸭蛋还大,象只小拳头。无奈这灰鹤体形庞(本文共计4页)      

下载阅读本文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