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残疾人》1994年第04期 作者:赵大年;
选择字号

黄金有价情无价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 在我60岁生日那天,意外地获得双重奖赏,心里非常高兴。我们这一代人大都没有作生日的习惯。以我而言,生于"九·一八"事变前两个月,6岁又逢"七·七"芦沟桥事变,随家长逃离北京,当了个小难民,14岁已跑遍了大半个中国。流离失所,频频辍学,吃过草根树皮,睡过山洞窑坑,遇到过土匪无数次洗劫,见过哀鸿遍野,饿殍当道……国难当头,我永远记得日寇轰炸桂林、贵阳的惨象,却从来没有梦见过一块生日蛋糕。我50岁那年,老舍夫人——我叫她二婶儿,赐给一幅亲笔绘画的彩墨《寿桃图》,吓我一跳,原来,按老规矩,敝人该作"五十大寿"啦。具有讽刺意味儿的是《文艺报》上同时登载一篇文章,题目正是《五十岁的青年作家赵大年》——说的是我19岁发表小说,而后,有20多年失去写作的权利,49岁又当专业作家,可不是个"青年么。"因此,(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本文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中国残疾人杂志1994年第04期
中国残疾人
主办:中国残疾人联合会
出版:中国残疾人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北京市

本期目录